撸一回

撸一回

 
   

村里那点事儿之城里人

         


#OOC#

#恶搞乡村风#

#第四回#


前几天呢,讲的都是以前的事儿,我昨天想了想啊,不如今天就讲讲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儿吧!


就在上上上个月,我还一直觉得像西门这样的人应该可以说是“只此一人,别无分身”。但是!对,但是!既然我说出了但是那就表示我之后说的话是灰常重要的转折点!小朋友们一定要注意听哦~【你宛如一个智障.jpg】


其实吧就是村委会里来了个城里的小青年,听说是在城里犯了事儿了,给降级流放到这里来的,好像是叫什么什么白云城来着。然后呢,诶!这不王八看绿豆对上眼了么。一样通体雪白,一样冰块脸,一样是个“哑巴”。只不过啊你说处对象就处对象呗,人家也没像七童一样有个那么难搞的爸爸,也没有那么多同样难搞的哥哥,照理说应该比较好追啊。结果呢!竟然弄什么柏拉图式精神恋爱,说是先要精神层面相符合彼此的要求再进行下一步。哎哟喂,这新潮的,不愧是城里人。于是呢,两人就基本是每天晚上看星星看月亮,大概不会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毕竟……两个“哑巴”要是突然那么多话怀疑能把大半夜地跑出去放水的人吓得尿裤子。不过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在大半夜看到并排相隔约一臂距离的两个白影,正常人都会觉得是阿飘x2吧!!!


哦,对了,说到现在我还没讲那个小青年叫啥,他叫叶孤城。然后人具体犯了什么事儿而被弄到这么个小地方呢,说实话不熟也不好打听。啥?你说问西门?拉倒吧,他们两个凑一块儿都能组成我动你猜最佳组合好吗!只不过啊,我们这儿也就那么个小地方,就算你不说,有些东西也是会传开来的。我嘛,听是听到了一些,不过都有些不太一样,但却还是有相同的地方。比如就是这个叶孤城啊,家里应该是上流社会,然后犯的事儿呢不是自己出了什么差错,而是得罪了某个大人物。


嘛,毕竟人都过来了,再谈以前的事儿也没什么意思,要说有趣啊还要说这个叶孤城的表弟——宫九。这孩子嘛,头一次见会觉得“哟!真俊啊!”而之后呢就会觉得“???”然后“!!!”最后“……”。具体什么意思呢,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也~


要说人有趣呢,主要是他每次来都会对着叶孤城噼里啪啦地说一阵。我有一次“偶然”路过,听到的大概其实是叶孤城的那个小表弟想让他回去,只不过他不肯,然后小表弟就劝。好吧,劝不听,然后小表弟就发火了,于是就开始嚷嚷了,然而他表哥是个“哑巴”【。其实说白了吧,叶孤城不肯的原因就算是傻子也能猜到个大概。毕竟这人和西门一样,都是个孤高的主儿,要人拉下脸面来回去一个赶他出来的地方啊,难!再说现在有个西门,要走就更没那么容易了,嘿嘿嘿。


于是呢,这个小表弟来了几次,也就渐渐发现了一些猫腻了。然后前一段时间啊,老是在那两个仿佛全身显示着“我爱白色”的人一起出去时在后面偷偷地跟着。连难得去西门的万梅山庄坐坐的时候,也在门边扒着往里看。然后呢也不知道看到些什么,咬着牙在哪里用指甲刮着门框。啧啧啧,心疼啊,这门框值好多钱了吧【x】


只不过现在不会了,因为有一次我瞅到他腰边挂着的那个鞭子。其实我第一次看见他就发现这个了,我当时就想,这城里人也不赶牛,也不骑马,难道做个小汽车还需要这东西???事实证明大概那就是人家所谓的爱好了,果然是城会玩系列。当然有时候也能看到小表弟扒门框拔的窝火了跑去稻草堆一顿乱抽的,所以为了稻草堆,为了我的好朋友西门,为了小表弟,我决定做了一个巨大的牺牲!我!拉了小表弟去帮我抽耕田的牛o(* ̄▽ ̄*)o 唉唉唉,翻什么白眼啊,我可心疼我那牛了我跟你说!那次抽的狠了可给我那个啊,所以之后我就给小表弟换了个鞭子。啥?你说他为啥听我的?那不就靠我这张嘴么,你说你要站着抽这些没什么反应的稻草呢,还是坐着抽我的牛?


嘛,总之现在小表弟也时常会来这里玩儿,有时候呢也“顺便”帮我赶赶牛,西门和叶孤城呢,也还是处在柏拉图式阶段。我和七童呢,哎哟,说出来怪不好意思的,嘿嘿嘿。


啊,生活多美好。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