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一回

撸一回

 
   

村里那点事儿之西门吹雪

      


#OOC#

#恶搞乡村风#

#第三回#


西门吹雪,名如其人,每天那一身,可真是真正的通体雪白。讲真,那时候第一次晚上看见他啊,吓得我掉头就飞一样地跑了。第二天去找七童玩儿说,我看见了阿飘求安慰,抱着他【划】揩油【掉】腻歪了好久嘿嘿嘿。


咳咳,说回正题。西门,别看他叫西门,这和西门庆没有关系,当然和西门子就更没有关系了!【于是又在废话了(揍)】这西门啊,说通俗一点就是个赤脚医生,说正式一点呢就是个无医疗许可证的黑医。诶,别瞪我啊,好好好你白你白你最白了好吧?


要说我第一次见西门啊,是在见过一些村里的人后被带到了他家。你说一个村子吧,村长家也就那样了,你一个村民竟然还建那么大的房子,还挂个万梅山庄,啧啧啧,当时我心里就想这一定是个暴发户。然后呢就被告知这家是村里有名的医生世家,于是我心里就想着这一定是个靠医疗费高死人而发家致富的暴发户。想着想着呢,这西门他就出来了。要说啊那时候虽然是头顶个大太阳,烈日炎炎,额头一抹一把汗。不过我却不觉得热,反而觉得有些冷,我就往这西门身边一杵啊,瞬间感觉凉风习习,而且靠的越近越凉爽!现在想想那简直就是刚进村的大傻子,不怕死啊。


至于和西门的相熟呢说起来也是件趣事。一开始我见过他的那几次,这人啊都一直没说话。以至于我有一段时间一直以为他是个哑巴,还在暗自惋惜这种医学世家里出了个哑巴的仿佛电视剧一般的剧情,如今看来我那时宛如一个智障。而我发现他会说话的时候呢,已经是冬天了。那时虽然很冷,但是却不下雪,于是我就蹲在万梅山庄的门口等西门出来后,抬头对他笑了一笑说:“嘿小哥,你叫催雪啊,你是当医生的应该会催生吧,不如你赶紧催催让天下雪,好让我给七童堆个大雪人啊!”于是我毫不意外的被人拿剑整整追了一里地,也是那时候我知道这人还会说话。至于说了什么,我只能告诉你们两个字,你猜。


其实仔细想想吧,这也没什么。因为当时更令我吃惊的不是西门会说话这件事,而是……这家伙家里竟然还有剑?!!!所以西门吹雪从这以后有了一个称呼,那就是剑神。因为某些不能言明但大家都懂的原因,这个“剑”字是绝对不能开玩笑变成另外一个同音字的。你懂我懂大家懂,大家懂才是真的懂。


啊,生活多美好。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