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一回

撸一回

 
   

村里那点事儿之司空摘星

      


#OOC#

#恶搞乡村风#

#第二回#


大家好我是陆小凤,对,我又来了【河鳝的微笑】今天就让我来讲一讲我的好朋友司空摘星。


他呢,可以说是在我进村以后和我最快打闹起来的人,也许是因为两个人都是闲不住的主吧【抚额失笑】哦,对了我一般称呼他不是叫名字而是叫他猴精。为啥呢,当然不是因为他像个瘦皮猴了。虽然这也是一个理由,不过这个“猴精”的由来啊其实是有个故事的。


有一天晚上,我和那个时候还不叫猴精的猴精【好像有点绕】去村口王师傅隔壁的隔壁家的地下室偷酒喝。然后呢,爸爸我大概是天生体质抗酒,千杯不醉。不过那时候还不叫猴精的猴精啊就不行了,基本没几口就醉了个七七八八。于是本着要做本村三好青年的原则【咳咳,我才不会说这是为了能和七童相配(●´▽`●)】我表情痛苦地来回抽打已经葛优躺在酒坛前的那时候还不叫猴精的猴精十几个巴掌后,终于把人打醒了。就在我开心地不用再因为力的作用是相互的理论而手疼的时候,这猴精“噌!”地一下从地上挺尸起来,“唰!”地就跑了出去。


我当时心里那个方啊,这要是出了点啥事,我还怎么在这村里混啊!于是再次本着要做本村三好青年的原则【请不要那么嫑脸的凑字数】我追了出去,结果发现艾玛,这人咋不见了呢,跑的也忒快了。


最后我还是在村里的小河边找到了他。你们说吧,这人啊爬到那个树上也就算了,竟然还在脱衣服。呐,爬到树上脱衣服就算了,嘴里竟然还在嚷嚷。哎哟喂,爬到树上脱衣服嘴里嚷嚷就算了,竟然岔腿一手叉腰一手食指直指天上的月亮,简直下一秒就能变身喊出月棱镜威力啊!不过可惜啊可惜,他喊得不是这个,但却仍然可以让我这辈子一想起来就能笑翻天。“我!叫!司!空!摘!星!但我今天不摘星!星星那么多没意思!要摘我就摘月亮!哼!”然后他就一头栽到河里“摘月亮”去了,真是名副其实的“猴子捞月”,也就是这“猴精”称呼的由来了。


司空摘星,说实话这个名字好就好在那个“摘”字。为啥呢,因为这“摘”可以说是“拿”,而未经允许的“拿”呢就是“盗”了。话说到这里大家应该明白了吧,这猴精啊,是个三只手。


要说他偷别人东西呢,其实也就是偷菜。别瞅他看着精力很充沛的样子,那也就在夜里的时候。这人白天啊,就在家里睡觉,要是他跑出来干活,那还真是见了鬼了。


但是你说这偷就偷吧,暗落落地挖几个地瓜,拔几颗青菜,然后跑掉,别人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做啥事儿也没发生。毕竟这菜被偷这么点儿,猴精又是这村里人看着长大的,大家也就几乎算是默认地把这当做百家饭给他了。


可这猴精偏偏不按常理出牌啊!拿完菜竟然还把人家一大片地分块块,分块块就算了竟然还插牌牌,分块块插牌牌就算了这牌牌上面竟然还有字,分块块插牌牌上面还有字就算了这字还特吃藕!【仿佛又要开始凑字数的样子(一巴掌拍飞)】于是你大老远的就可以瞅见被偷人家仿佛九宫格的地上竖立着一个个牌子,上面写着“地瓜”“莴苣”“青菜”等等。当时我就觉得眼熟,却也没多想,如今一看尼玛!这不是QQ农场吗!而为啥当时没有多想呢,主要是因为猴精这举动啊,终于也是惹恼了村口王师傅新开的理发店旁边的杀马特饭店的楼上的李阿姨家姨妈的老公的侄子的爸爸。在人一阵阵终于忍无可忍的怒吼声下,猴精他终于被举报了!身为他的好丽友我……不知为何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x】


于是,就在一个万里无云的晴朗天,猴精铐着手铐,被个叫金九龄的警察逮捕抓走了。









































你们以为故事就这么结束了吗!实在是太嫩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说实话,猴精的偷盗技巧他认第二就没人认第一,所以区区一个手铐怎么可能让他乖乖上警车?也就是我眼睛毒,瞅见这娃和那个小片儿警在那里眉来眼去,啧啧啧。果不其然,自此之后我就没怎么见过一个人的猴精,因为他旁边总会站着那么个人。为什么不是说一直呢,其实啊也就有那么一次,猴精他就一个人跑了回来找我。当时那表情真是……怎么讲呢……恩……啊对!就是复杂!特别复杂!非常特别之复杂!可是问他他也啥都不说,和猴精认识那么久就还没见过他那么静的样子。当然了,那之后那啥叫啥龄的跑来找人了,本着是多年的兄弟我自然是昂首挺胸地在门口堵着不让进咯,毕竟……既然猴精不说话那也只能撬开另一个人的嘴了。


后来这事情也是不了了之,两个人也就那么回去了。至于原因呢,其实也没啥好说的,无非就是呃……恩其实也……啊哈哈哈人家的事我不太好意思说啊哈哈哈哈哈那个金九龄有女装癖【。




啊,生活多美好。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