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一回

撸一回

 
   

有钱难买我乐意2

好快好快!有粮食真棒!

Mirror:

2、糟糕

“大哥!我不要接八号房的病人!”一川大喊着。

卢剑星抬眸,平静地看了自家小弟一眼,从办公桌后面站起身,走到门口,把门带上,反锁。动作迅速却不着急,略责备道:“我们锦卫医院是市里最好的私立医院,你这样大喊大叫的,影响不好。”

“哦。”一川自觉地低下了头。

卢剑星这才问:“为什么突然不接了?”一川是医院里出了名的爱岗敬业。并不是说因为是他小弟,他就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大哥,就不要问了……就当帮我的忙。”一川央求道,这和以往可大不一样。

卢剑星坐回位置上,低头研究着病例,无可奈何地说:“这个……我帮不了。”

“你是内科的主任,你都做不了主?!”

卢剑星看着靳一川,“八号房本来就不是内科的病人,是经过院长的首肯后才住进我们内科的。你实在不想接,就找院长去……”他顿了顿,又说道:“再说,今天我本来就叫你不要回来。是你自己非说没问题。现在反悔了?你还是找院长吧!”

一川想起院长那中年发福,秃顶口臭的样子。一咆哮起来,那嘴巴就和花洒似的……一川打了一个冷战,心想:更年期的老男人还是不要招惹的好。转身准备出去。

听见卢剑星叫住他,“一川,你真要去找院长啊?”卢剑星生怕自己这弟弟脑子一堵真的去找院长了,连忙确认。

一川将手放进医师袍的口袋里,回答他大哥道:“没有……我去找二哥……问问那八号床急诊的情况。”

“那你问完早点回去休息。”卢剑星这才放心,嘱咐道。

“哦。”

在去急诊的路上,一川的肠子都悔穿了。

这丁修是谁?

真是说来话长。要追根溯源的话,得从一川还在上高中的时候说起了。丁修是一川的学长,大三届,也就是说一川进学校的时候,丁修已经毕业了。两人在学校是不可能见过面的。但是,丁修每年寒暑假从大学回来都会回高中看看,而这一川的班主任就是之前丁修的班主任。好巧不巧就碰上过这么一次。

一川记得第一次见到丁修的时候,他穿着一身火红的羽绒服,裹着一条黑色的大围巾,剃着一个看得见头皮的圆寸,还留着一圈小胡子。看样子就不像什么好人,被门卫大叔拦在校门外。恰好,一川路过。

“嘿嘿!小学弟!麻烦你帮我去叫一下林如申老师行吗?”

 一川上下打量他一番,又看看门卫大叔,又看看丁修。“你找我们班主任?”

“诶嘿!瞧我这运气!棒棒哒!原来是个小师弟!小师弟帮个忙,和林老师说,丁修回来看他了!让他出来带去进去欸喂!门卫这儿不让我进欸喂!”一川从来没见过这么欢脱的人,既然门卫不让进,一定不是什么好人,说不定是个骗子……小一川这样想着,快步离开!任凭丁修在铁门外“诶嘿诶嘿”的鬼叫!

而这世上有种缘分叫做孽缘……

什么叫孽缘?孽缘就是两年以后,靳一川也过五关斩六将,杀过了高考这独木桥,终于成为了一名大学狗!不对,是大学生!在他兴致勃勃的去新生报到第一天!一个火红色的身影奔至踏来,“诶嘿?小师弟!”

一川一脸惊恐万状地看着来者,吞了一口口水压压惊:这来人,一头披肩的长发,还挑染着几缕妖艳的紫色,相貌不算粗犷,但一眼也看得出是男儿身。“您是……”这是传说中的人妖么?一川心中想。

“小师弟!你不记得我啦!我是你师兄丁修啊!我们都是林如申老师的学生啊!真高兴!你也考上这里啦?什么专业啊?!报到没啊?哪个寝室的?……”丁修霹雳啪啦的说个没完,一川是一句话也没有听进去。只觉得——糟糕!!!


 
 
评论
 
 
热度(26)
  1. 撸一回Mirror 转载了此文字
    好快好快!有粮食真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