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一回

撸一回

 
   

一个不会写的脑洞

突然有个神奇的脑洞
贺兰,狐狸人类混血
新民,灰兔人类混血
然后因为很多年之前调皮捣蛋,脚滑摔进轮回道,所以现在本体隐藏在深处,没人会发现他是半妖
然后结爱剧情不是有关皮皮拿着硫磺去找贺兰
然后贺兰生气取回了媚珠
这个我就想着贺兰想要散散心
于是拄着盲杖自己去瞎逛
结果就碰到“好心人”新民
过马路,打的,回家
然后开始要钱
贺兰就觉得需要教训那么一下
然后就摘了墨镜
结果没想到新民会凑过来盯着看
结果可想而知
抱着贺兰家的马桶吐得天昏地暗
然后真的吐到腿软,衣服裤子上也不可避免
然后贺兰就觉得,emmmmmmm这样出去不太好,于是就好心让他洗澡
给人准备好内裤,衣服,裤子,毛巾,新的杯子牙刷牙膏,放在洗手台上
新民就觉得把人家洗浴室搞得这样不好于是洗澡顺便把弄脏的地方洗刷了一遍【家政技能get】
然后出来看到贺兰准备的东西感觉心里有点不可名状,暖暖的,想哭的感觉。然后就咬了咬嘴唇,不坑一声刷牙洗脸换衣服
然而新民没穿过高档的衣服,那条裤子是要有点技巧穿的,不然就是腰间没法收紧,只能用手提着这样
然后新民觉得用手提着太煞笔了,就干脆裤子没穿,拿着裤腰垂在身前。因为衣服也是贺兰的,本来就偏大,不仅屁股,大腿也盖了一半,然后领口也大,走路向一边倒的话,半个肩膀都露出来了。于是新民就保持着这么个形象站在了正坐在客厅喝花汁的贺兰面前,还瞪大着眼睛看他问,嗯?你不是瞎子?
贺兰看着眼前新鲜出浴的粮食【x】差点成为第一个因为被未来对象的美景刺激到而喝饮料呛死的狐族祭祀
然后他就咳咳咳,新民就下意识凑过来想要给他拍拍背。结果因为拖鞋也是贺兰的,偏大,于是就这么自然而然地崴了,一下扑到人身上,把人压在沙发上,大眼瞪小眼
最要命都是新民的一条腿曲着支在贺兰两腿之间,顶着他的命gen子,然后新民脸就炸了,飞红一片,两只大眼睛看看贺兰,撇下看着人喉结,又往上看看人眼睛,又撇下来看着人锁骨,总之就是眼睛都不知道往哪儿放
然后就很尴尬地干笑了几声,新民起来,贺兰也跟着起,然后沙发边的手在边缘支不了多少力,就顺手往前一握,结果捏着了新民侧腰那个敏感点,自然是下意识地哆嗦了一下,不小心呜咽出声。意识到赶紧捂嘴看向贺兰,结果贺兰的眼睛已经跟野兽没什么两样了。这时候新民才后知后觉自己膝盖蹭着人家命gen子,刚才抖的时候腿也跟着动了
然后两人就看着看着,脸越靠越近,喘气声越来越重,贺兰一开始在新民嘴唇上轻点几下试探,发现对方没有反抗,于是就伸出舌尖描绘人的唇纹,撬开他牙关,总之就是后续发展一发不可收拾,第二天沙发床铺估摸着都得换新
然后第二天新民睡到大天亮,醒来迷迷糊糊,意识到身边还有个人的时候突然惊醒,对着突然一下子从床上弹起来,贺兰也被吓了一跳,不过弹起来的后果就是哀嚎一声,一下子跌在床上哼哼唧唧
然后贺兰看他这样,也怪不好意思,伸手帮他揉腰,然后揉的时候两人也都不说话。新民是被男人手掌碰到的时候下意识地僵硬住了身体,然后脑子里回想到昨晚上的事情,把整张脸埋在了枕头里企图把自己闷死
最后还是贺兰先开了口,“好点儿了吗?”“……嗯。”“……那个,我该怎么称呼你?”“……叫我新民就可以了。”“好。”“……”“我叫贺兰静霆。”“……嗯。”
反正就像一夜qing事后
非常尴尬的早晨
然后贺兰想要把人留下来,但是新民说自己还有工作,强行要走,贺兰也觉得拦不住,就给他一张名片,说有事可以打电话,新民下意识接了塞兜里,不小心和人对视一眼,立马又脸红避开,三步并两步地窜到门口开门就准备走,然后贺兰一下出声“再见!”新民也回头犹犹豫豫地看了他一眼,嘴角勾勾,挂了个超级假的笑说了声再见
于是千年老狐狸食髓知味
干得实在是太爽了,怎么也得把人拐到手
然后就让宽永和修鹇去调查
因为那天已经很晚了,所以新民也根本没去上班,只是回到自己的出租屋,往床上一躺,用被子把自己蒙起来,缩成一团
期间想起晚上的事,用手指指腹摩着自己的嘴唇,然后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的时间一下惊地缩了手,抓着被子把自己的脸堵了个明明白白
迷迷糊糊就这么睡着了,到了晚上,他得去工地干活,因为衣服本来就没脱,直接起来穿鞋就可以走
然后他习惯性把手插裤兜里,然后就摸到了那张名片,拿出来对着灯光看了会儿,手指摸过那串地址和电话号码,咬了咬嘴唇,有不自觉地回想起来,下意识地吞了口口水
其实他也很喜欢
然后来调查的宽永和修鹇突然感觉到疑惑,为什么这人和贺兰大人shang床了
头发怎么没长长呢?
然后在新民拖着人字拖吧嗒吧嗒地准备去工地的路上,身体恍恍荡荡,手里还捏着名片,于是一下子撞到一个人怀里,抬头一看,“好巧啊,又见面了”
然后贺兰眼神就瞄到新民手里的名片,新民顺着他的视线看到自己手里,然后一下子就把手揣到兜里
装作四处看风景的样子“嗯,好巧啊”
“你现在是要去哪儿吗?”“……没有啊,我晚上散散步。”
也可以理解为新民不想说他大晚上的还要去干活,就是有种不想服输的感觉
“那么我可以请你去我家里坐坐吗?我不太会用手机电脑这种东西,想请你教教我。”
“……哦”虽然知道这样旷工一天,别说工钱,只怕工作都要丢了
可新民还是答应了
“那你得付钱啊”
“好”
于是交易达成,说着教学电子科技产品使用方法,结果又滚到床上去了
然后有一次,月圆,贺兰晒月亮,结果两个人在躺椅上gan起来了
就最后两人都she了的时候,新民突然一仰头,双眼突然变红,在他的眼里倒印着的月亮就像是血月一样
然后就噗地一下,两只长长的耳朵,一个短小毛茸茸的尾巴长出来了
于是后面几天碍于现在形象仿佛穿了qing qu内衣,觉得丢脸死地新民死活不让贺兰碰一根手指头
于是迫于无奈,贺兰只能联系到了兔族的族长,一是想问问这耳朵尾巴怎么去除,二是想问问新民的身份到底是什么
然后拖着包得严严实实的新民,两人坐上了私家直升飞机
到了地方,见到族长,得知新民就是熊孩子的时候脚滑跌入轮回道
然后妖精修练都是吸取日月精华,他俩在月圆之夜交合就是意外地走了双修的路,修为成倍增长
然后因为两人都是半妖,而那轮月亮是将近一千年才会有一次的适合半妖换血成为纯血的契机
然后他俩儿又这样那样,自然效果倍增
两人身上属于人的部分因为jiao合都到了新民体内,汇聚在腹中,因为这种方法只适合不通过杀戮血腥,也就是不是杀生吃人的半妖才行,而贺兰被骗吃过慧颜的肝,万幸是和新民双修才能完成变成纯血的仪式
然后也因为他吃过,本来换完之后排出体内的东西,此刻停留在了新民体内
组长说其实这不碍事,只要取出来就好,然后这团东西会变成什么样,得看他们两个想要这个东西变成什么样
但是有一点,因为慧颜当初被吃了肝,所以25岁要死
这样东西在这一世的慧颜死后,也会跟着消失
然后跟着本体一起轮回转世,从此贺兰也就不欠她什么了,她可以像正常女孩一样开心地度过每一世
于是他们想了一下,毕竟机会难得,就当怀了个女儿,
于是两个人就想象个小女孩儿的模样,生下来了
应证了句老话,女儿都是爸爸前世的情人
然而耳朵和尾巴,是因为纯血意识到体内的小东西,下意识地想要占据优势而表现出来的特征
生出来后就没了
听到这个贺兰就缠着新民怎么也得生下来之前来几fa
就是想要新民也可以自己变出来,就是这个是变不回去的强制性体现
于是我想象了下bei hou位,pi股jue高,短小的毛茸茸尾巴因为身后被进出而一抖一抖的,而且因为靠的很近,原本干爽的毛发也被沾得黏黏糊糊的
两只长耳朵垂在枕头边,和脑袋连接的部分还会一颤一颤

end

 
 
评论(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