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一回

撸一回

 
   

监狱普雷(一)(上)


OOC属于我,郅摩是大家的

“真是有点冷啊。”抱着被子侧躺在角落里的萨摩收了收罩在头上掩人耳目的蓝色头巾,企图可以得到一点温暖。“知道牢房这么冷也不多送来条被子,真是块木头。”小声嘀咕腹诽着某个一脸正直的人,伸手按了按脸上粘着的假胡子,以防因为气温关系而掉落。
   
“看来你过得还不错啊,都有空在这埋汰我了。”一声即将脱口而出的惊呼被突然伸过来的大手堵在嘴里,只能从缝隙里漏出些像蚊子一样的嗡嗡声。反射性往后挥打的手也被另一只抓住,反剪在背后,抵在腰间。
  
“嘘,是我。”意识到安静的牢房里徒然出现在耳边的是那个熟悉的声音后,刚刚几乎快要从嗓子眼里跳出去的心脏算是顺利回到了原位。而喷洒在耳廓的温热气息,似乎也有些烫人。以至于明明刚刚还觉得有些冷,现在却觉得耳朵热的有些染红了脸。

“你要死啊!”萨摩不知是气还是羞,抬起自己仅剩的那只手,用力掰开捂住自己嘴巴的大掌,压低了声音抱怨道,“知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啊!”说完似乎还觉得不够泄愤,于是张开那双诱人的红唇,冲着眼前的人手就是狠狠地咬了一口。

“嘶——”乘着李郅吃痛的档口,萨摩乘机从其怀里挣脱出来,顺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看看,这都吓出汗来了。”

李郅闻言挑眉看着眼前这只炸毛的小狐狸,虽然有些无奈,可还是禁不住心里的美滋滋。于是甩着那只被咬的手,张嘴便将对方刚才的话怼了回去,“你瞧,你不是嫌冷嘛,现在总归热乎一点了吧?我这大理寺少卿可是亲自代表官府给你送温暖来了。”

萨摩看着面前的李郅一脸的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刺不刺激?开不开心?的表情一下有些没控制住情绪,就这么原地――小爆炸了一下。“我呸!你这叫送温暖?你这叫送惊悚!还是气死人套装里的!我要去告呜――”

“小声点儿,你想把狱卒都喊来吗?”没想到对方反应会这么强烈,李郅一下又捂住了萨摩的嘴巴,小声地在他耳边告诫。只可惜换来的有且仅有再次被拽进自己怀里的那人的一个翻到差点以为自己把他捂窒息了的白眼。

“我说李少卿,你当我傻的吗?我刚刚的音量说高也不高,说低也不低,只不过正好不会吵到那些个人罢了。”李郅的手再次被萨摩从嘴上扒了下来,只不过之前那次是单手,这次是双手,而且还附赠了一个鄙视的眼神。

“我说你到底干嘛来的?”在小打小闹够了以后,萨摩瞬间恢复了正经脸,有些疑惑地看着李郅。

“我来问问有什么线索?”见对方一脸一本正经的样子,李郅也有些恢复以往严肃的状态。

“我明天就要出去了,怎么这么急?不会是出什么事儿了吧?”

“那倒没有,只不过这事闹得有些大,我怕惊动到皇上,所以还是尽快解决的好。”

“哦,说的也是。”萨摩伸出手指,习惯性地抹着自己的嘴唇。

“那你想好明天怎么为自己开脱了吗?”李郅的眼神不自觉地移向眼前那双正在被身体主人自己的手指勾勒形状的红唇。

“那是自然。”萨摩冲着李郅眨了眨眼睛,得意地一笑。本是想要向对方彰显一下自己即使贴着胡子也依旧帅气的外表。却不知这一抹,一眨,一勾唇的样子在某个人心里可打开了一扇不可描述的大门。

“哦,对了,我跟你讲啊,我诶!你干嘛?!”萨摩低头原本想从袖子里掏出那半块被道士藏起来的玉佩,却不曾想手还没伸进去就被李郅一把抓住拽了过去。

“不干嘛,我就抱抱,给你取取暖。”李郅紧了紧围在对方腰间的手臂,用温柔的话语安抚住了怀里这个闹腾的家伙。

“切,骗谁呢,喜欢占人便宜的老色鬼。”萨摩嘴里虽然嘀咕着损人的话,可双手还是自觉地从对方腋下穿过,覆在了那个宽阔结实的背上。下巴也就着姿势枕上了李郅的肩膀,脸上荡漾着的笑容也使得周围似乎飘满了各种粉红色的不明物体or气体。

说起来李郅从小习武,且走的是阳刚的路子,所以体温要比常人高那么一点。原本这种特殊是让人能在艰苦的环境里可以耐扛一些,如今却是便宜了萨摩多罗。温暖的体温环绕着自己,腰间稳固的手臂给予了满满的安全感。伴随着耳边咚咚的心跳声,萨摩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毕竟在这么一个稳重而又踏实的怀抱里,有谁不会把一切都抛开,就这么放心地把自己交给他呢?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然而……

“……喂,不是说好就抱一抱的吗?”萨摩抓住从衣服下摆摸上来企图扒掉自己裤子的那只手,有些想要再翻一个白眼,实际上也已经翻了。

“是啊,我就‘抱’一‘抱’,给你取取暖。”

“你忘了之前四娘在隔壁牢房的那次?那么惊险还不够刺激???”

“我看之前那次你挺享受的,所以不介意再来一次。”

什么叫做春风得意?如果还不知道这个词意思的小朋友可以来看看现在李少卿,李郅,李承邺脸上的笑容,对,这就叫做春风得意。

======不是我想卡肉,而是困死要狗带======

 
 
评论(8)
 
 
热度(45)